发表于:

延安日记(96)



延安日记(96)

1945年7月27日

丘吉尔落选了,由工党克莱门特·艾德礼主持,在英国组成了新内阁。丘吉尔处境尴尬。他不得不收拾行装,在会议处于高潮时离开波茨坦。

对法国的大卖国贼贝当的审判,已经开始。

日本内阁宣布,日本要一直打到底。

美国新闻处在特区设有中心站,有一批观察员在延安工作。

这个小组由32人组成(8名新闻人员,9名电台操作人员,还有其他工作人员)。小组负责人是彼得金少校。

此外,美国新闻处人员还遍布中共各根据地。

有两名在聂荣臻领导的晋察冀地区,两名在太行地区,还有两名在新四军中。

中共中央主席考虑到国家未来的事变,以及苏联对日开战这些问题,他正在重建力量。

中共领导的思路是这样的:苏联将打败日本,它不会让美国人对特区採取行动,苏联部队一定会帮助中共,掩护中共军队收复北方几个省,苏联还将从物质上和政治上帮助中共。这种想法,大会代表曾以不同说法反复表示过。

这正是毛泽东把康生从特区政治生活的最前线撤下来的原因。中共中央主席的这位最亲密、最忠实的助手,由于反苏,在莫斯科名声太臭了。

毛泽东这样做,就是为了避免攻到康生头上。

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将逐渐地战胜毛泽东主义。但过去和现在,都存在着毛泽东主义发展的许多客观条件——物质的、思想的和文化方面的。将来它以某种形式大肆活动也是可能的,这就存在着毛泽东主义为中国开一危险的历史先例的可能性。

1945年8月1日

日本内阁首相、海军上将铃木说:“我们将坚定地向前进,把战争打到底!”

贝当在受审。根据新闻记者所说,这位前元帅自从被逮捕以来,一直表现出可耻的懦怯。

宣传部长王世杰已被任命为中国外交部长。

美国对中国採取的帝国主义政策已经暴露出来,儘管中共领导还不愿同美国人断绝关係。

事实上,这是在中国和远东局势依然未定的时候,保证与美国保持有力联繫的一项“长期政策”。中共领导人希望美甦之间发生利害冲突,在那种情况下,他们就有很大的可能从一方得到武器或其他援助,究竟从哪一方得到,这是无所谓的。

按奥尔洛夫的看法,毛泽东的周期性抑郁症,是由中枢神经的过度紧张引起的。

1945年8月2日

昨天,美国人以89架飞机组成一队的机群轰炸东京。在21天里,同盟国击沉和击毁了1035艘日本小登陆艇,打下和破坏飞机1278架。

战斗在下缅甸继续进行。西班牙政府将引渡赖伐尔。对贝当的审判推迟了。

根据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决议,要解散这个党在军队中的政治机构。

中国的最高国防委员会在7月31日承认了联合国宪章。这个决议将交由立法院(国会)批准。

美国人推迟遣返苏联公民。重庆军队已在所有战线上加强作战。

日本人正在缩短防线,他们把战斗部队缩到比较小的地区。这样,日本人在陆地上的抵抗并没有削弱。日本人为守住每一个重要阵地而作战。

东京的计划是十分清楚的,那就是通过顽强的抵抗,迫使其敌人放弃叫他们无条件投降的要求。日本军事当局害怕遭到法西斯德国及其领导人的命运。

盟国对这种“牺牲惨重的”进攻战感到惊恐。现在,他们估计进攻过程中要损失50万至100万官兵。美国人在为取得最后胜利所要付出的代价发愁。日本拼死作战,要打到最后一个人。盟国威胁日本说,要对它进行更厉害的封锁。

美国电台广播说:“日本人现在营养不良,还挨饿,以后更会吃到这种苦头!”

1945年8月3日

三大国波茨坦会议于昨天结束,主要议题是商定根除德国军国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措施,和标定欧洲各国在战后的边界。

对希腊的民主主义者又来了一次恐怖行动。

在南斯拉夫,对罪大恶极的歹徒德拉扎·米海伊洛维奇的审讯已经开始。

重庆军队已收复广东省的平陆县。日本人顽强抵抗。

美国人报导,他们的喷气式飞机进行试飞,时速达550英里。

1945年8月5日

驻华美军总司令魏德迈将军说,美国登陆部队正在完成作战準备。

几天来,东京没按惯例广播战报。

当前重庆报纸上经常提到的问题之一,是在十一月召开国民大会。观察家们说,大会将製定出一部宪法,结束一党制。这些观察家表达了政府的观点。

蒋介石政府的官方路线,是要召开国大。

爱、憎还是容忍,这一切都以取得贸易、投资和利润的好处为转移,——这就是美国外交的不可改变的原则。毛泽东乐意接受美国人这种处理问题的办法。这可以拿毛与约翰·谢伟思的谈话,以及中共中央主席与美国人的其他坦率的谈话来证明。更有甚者,毛泽东打算向美国保证它与中共结盟的政治利益!

毛泽东拚命想摸到莫斯科的意图,同时在未来阶段的对日战争中,迫使莫斯科以某种方式积极干预中国的内部事务。他梦想用红军来摧毁与战区地带接壤的国民党的军政机构。他要使苏联与国民党发生冲突。如果这一着不成,他就想撇开红军,建立新的中共军队,重新装备他的武装力量,佔领中国新的广大地区。所有这些方案,都是或多或少地以苏联和国民党发生军事冲突为前提条件的。

对毛泽东来说,我们并非他思想上的同盟者,而是他想用来达到其个人目的的工具。中共中央主席在同我谈话中强调说,“太平洋问题的解决,与我们是有着利害关係的。”

在这一切问题的背后,存在着苏联与美国发生冲突的危险。

毛泽东认为,形势可能会很快朝着他的目标发展。这种形势使他飘飘然了。

1945年8月6日

远东的战争接近结束,这就是说,我不久就可以回家了。…那是多幺美好的一天哪!

很快我就可以拥抱我的孩子和玛丽亚了。我离家时,尤拉还很小,才六岁。他还认识我吗?

四年中,我只接到过一次家信。

来源:延安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