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表于:

穆熙妍/精彩里苟且, 平凡中闪亮



常常听很多人抱怨,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,每天两点一线,从家到公司,周末和朋友聚会就算大节目,日子一成不变,嚮往说走就走的不羁。

有个朋友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,大学毕业后他收拾了一个和腰一样高的背包,开始全世界流浪,钱花完了就四处打工,洗碗杀鱼割菜剪草翻译都做过,存够费用就上路,加页的护照上满满都是各种形状颜色的海关印章。

他的摄影技术很好,instagram非常精彩,身影偶尔会在照片里出现,不过最多是侧面或剪影。衣衫褴褛掩盖不住一身的潇洒,自由放肆地从屏幕满溢出来。

其实这样的人现在也很多,但他最难得的家人的理解。东方文化的父母很少能接受儿子居无定所,没有稳固收入,在子女身上投资越多心血,越期待他们出人头地,最好平步青云,扶摇直上。我也有个弟弟,我爸从小就耳提面命,要他继承家业,大月的时候弟弟忙得焦头烂额,早上传讯息给他,往往天黑才收到回覆。

有次我问他如果不做工厂,他想干嘛,弟弟从一堆帐目和成本中抬起头,一脸茫然反问,啥?

我也没体验过那种随时在路上的生活,坦白说,因为我怂,出门太久会想家,害怕没有固定收入,就算常常出差,还是希望有个地方,可以接在「回」这个字后面。

很累的时候,我会浏览那些风景,也不是多羡慕,感觉比较接近,虽然身体在充满灰尘的地上爬,可知道这个世界有人过得那幺随心所欲,好像自己有一双暂时的翅膀,用力就能飞起来一样。

他这样过了好几年,朋友们都习惯他这种没有永久地址的生活方式,直到有天网站不再更新。我和他姊姊很熟,有次聊天问起,才知道他前阵子决定结束流浪,现在与父母一起住。

「想不到吧!我弟居然变成一个朝九晚八的上班族,」 她的表情比我更不可置信:「西装笔挺人模狗样,妳绝对认不出来。」

「要结婚了吗?」我问。

朋友大笑,说是就好了,前阵子她爸爸小中风,医生嘱咐要多休息。家里的生意没人管,她又要在家里带小孩,只好向弟弟求救,把他从某个世界角落拘回来。他没时间慢慢学习,只能每天加班,恶补以前没兴趣也不懂的知识与经验。

他的网站上不再更新,照片停在回家的那一天,像是与所有的自由告别。

过了大半年,我在朋友女儿庆生会上见到她弟弟,头髮剪得很短,穿着乾净的白衬衫,默默站在餐厅的一角,一边低头游览手机上的邮件和讯息。

看见我的时候,他微笑打招呼:「好吗?」

我点点头:「还可以,你呢?」

他正想回答,手机突然响了,他向我打了个手势,随即到餐厅门口讲电话。回来之后,他连连表示不好意思。

「没关係,工作重要。」

「是啊,」他苦笑:「真没想到事这幺多。」

「习惯吗?」我问。

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幺回答,最后终于开口:「怎幺说呢...还在适应中。」

我拍拍他的肩,表示理解。

「我很喜欢你的摄影作品,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,那些照片是我的寄託,」我想聊点轻鬆的:「我觉得你真的很勇敢,满世界闯蕩,不是谁都做得到。」

他想了想,突然很认真地告诉我:「妳知道吗?以前我也觉得自己一身是胆,不愿和平凡妥协,可现在过着截然不同的日子,才觉得这样的活法,不见得就是苟且。」

「怎幺说?」我表示好奇。

「生活是很磨人的,」他抓着头:「尽不完的责任,不断重複的细节,我每天起床都要先深呼吸,在外奔波一天所需的勇气,不见得横跨沙漠来得少。」

「那时候大家都说佩服我,现在想想,其实自由和放肆,再容易不过。」

我偏着头思考,点点头:「是啊,人都喜欢新鲜,要抗拒懒惰,往目标坚持,根本就是反人性。」

他猛点头:「就是这个意思。」

他告诉我,那天接到姊姊的电话,他吓得魂飞魄散,身上的钱还不够买直飞机票回家,只能先借用姐姐的信用卡。飞机降落后直奔医院,大半年不见的父亲躺在床上,头髮比记忆中白得多,不知道为什幺,身形也像洩了气的皮球,小了一号。

见到儿子,老爸还挣扎着坐起来,笑着问:「怎幺样,极光好看吗?」

他鼻子一酸,当场就哭了,跪在病床前,不断对爸爸喃喃重複,对不起...对不起...

他爸爸吓了一跳,急得要下来扶他:「唉唉这是干什幺呢!都是他们乱说,爸爸好的很,还能撑,你爱怎幺过就怎幺过,别担心我...」

他哭得更厉害,破烂的背包倒在身旁,眼泪滴在上面,形成一幅深深浅浅的水墨画。

我们都想要过特别的生活。

可很多人不知道,与众不同是要付出代价的,只不过,承担它的或许不是你。快意恩仇的人生,其实有时候靠得不过是一股冲动。

然而自律自控,不见得更轻鬆。

在大部分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子里,其实包含着更多需要鼓起勇气的时刻,坚持运动保持体态,牺牲假期陪伴家人,忍住慾望计画未来,这都不是闪闪发光的事,可真的试过才知道,不容易。

我看着现在手提牛皮公事包的他,虽然过着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,照很多人的定义,大概就是变成了一只笼中鸟,可我却觉得,他的翅膀还在。

它的主人并没有停止冒险,只是换了一种方式,选择用羽翼互助自己爱的人。

给每一个与庸碌生活奋战,却不平凡的我和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