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表于:

是什幺在影响我们的新陈代谢?



是什幺在影响我们的新陈代谢?

是什幺撼动了我们新陈代谢的核心?

身体贮存的脂肪量,也会影响我们的免疫系统运作,有利于癌变发生。脂肪组织内除了脂肪细胞外,还有大量的巨噬细胞。身体发生感染时,巨噬细胞会聚集在感染处,将外来的入侵物吞噬消灭,面对癌变的细胞时,它们也会採取相同的手段。

另一方面,脂肪细胞会分泌加强发炎反应的物质,以促进组织修复,然而组织快速生长与癌症的发生就只有一线之隔。一个多世纪前,菲尔绍(Rudolf Virchow)就曾经提出慢性发炎可以加速细胞分裂,是癌症的风险之一。(或许就是这样的道理,有些研究才会发现,阿斯匹灵等消炎药物有降低罹癌风险的效果。)有人就将肥胖视为一种「程度低的慢性发炎状态」,而肿瘤则是一种「无法癒合的伤口」。

化学激活素、整合素、蛋白酶、嗜中性细胞、单核白血球、嗜酸性白血球……这些都是在我们抽痛的关节中、在红肿化脓的伤口里,所隐藏的各种应敌装备。新陈代谢症候群、糖尿病等,也都是和发炎反应有关的疾病。有些严重肥胖的人在无计可施的情形下,选择接受胃绕道手术,在体重下降的同时,他们的糖尿病病情减缓了,罹患癌症的机率也降低了。这再次证明了癌症、肥胖和糖尿病之间密不可分的关联。

但是愈深入探究,就愈令人费解。有「压力荷尔蒙」之称的可体松(cortisol)和调节睡眠的褪黑激素,也都在这个热量、动情素和发炎反应组成的新陈代谢迴路中,占有一席之地。流行病学研究发现,夜间工作的女性,罹患乳癌的机率相对较高。综合了晒太阳、睡眠循环等相关的研究证据,世界卫生组织最后将「导致日夜颠倒的排班工作」也列入可能的致癌因子。这又是一个值得深入探索的领域。这些现象的影响,最后会都回归到细胞身上,如果没有弄清楚当中的因果关係,就不可能彻底了解癌症。

近几十年的总癌症发生率降低了,这是不是意谓着:我们的身体已经学会适应新步调了呢?我们不可能完全知道,二十一世纪的癌症发展和数百年前相较起来如何。如果说癌症的罹患机率一直以来都是逐渐上升的,那幺显然是现代人的某种改变,撼动了我们新陈代谢的核心。

我终于赶上了芮伯利和他的同僚的脚步,他们已经不那幺在意绿花椰菜、白花椰菜、白菜、甘蓝和孢子甘蓝了,而是把重点放在身体能量的平衡,以及这个平衡的支点从过去到现在,发生了什幺样的改变。我曾经读过一篇文章,在讨论「原始人的饮食」究竟是蔬菜水果多一点,还是肉和脂肪多些。不管如何,原始人的饮食中,精製碳水化合物和糖的含量是低的。这类食物会使血糖浓度急剧上升,这时身体会立刻分泌大量胰岛素,因此扰乱体内的各种生物化学途径。

减轻你的体重,增加你的活动量

谈话结束前,芮伯利从他的书架抽出一个档案夹,指出「在1800 年代末期,大部分欧洲国家的人民,每人每年大约吃二到三公斤的糖,反观现在动辄五、六十公斤。」我想像着一座用糖堆积成的小山,然后在十二个月内慢慢把它吞下肚。记者陶布斯(Gary Taubes)曾经写过,导致现代人肥胖的,不是我们吃了太多脂肪或是吃了太多东西,而是太多的碳水化合物。这样的饮食行为,颠覆了身体使用能量的方式,也导致了包括癌症的各种疾病。

芮伯利和同僚认为,所有高热量的食物都是问题。这些食物的热量虽然高,却无法带来饱足感,会让我们想要再多吃一点。「一个汉堡或三明治的热量,可能就有五百五十到六百大卡,」芮伯利说道:「但是如果我準备了一份义大利麵,上头淋点酱、拌些青菜、果椒,热量可能五百大卡不到,却足以让我得到饱足感。三明治的体积小,会让人觉得自己没吃多少东西,事实上它的热量是比较高的。」而且这样的空虚感很可能又挑起了我们吃点心的慾望。或许多吃水果、蔬菜和纤维的理由其实在这里,它们的热量虽然不高,却填饱了肚子,身体也就不需要製造过多的胰岛素了。

能量平衡的另一端是身体的活动量。现代人倾向于过安逸的生活。「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愉快的聊天,」芮伯利说道:「但是在不同的时空下,我们也可以很愉快的聊天,只不过是在田里边走边聊。但是现代人愈吃愈多,活动量却愈来愈少。」运动不单纯只是热量的燃烧而已,它还会让你肚子饿,想要吃东西把消耗的热量补回来。更重要的,运动可以让胰岛素等荷尔蒙受到控制。

减轻你的体重,增加你的活动量。「二十年前,这只是一种想法而已,」芮伯利说,现在,EPIC积极的在寻找科学证据上的支持。这项工作才刚起步,EPIC也公开表示要极力探索遗传、新陈代谢、荷尔蒙、发炎反应和饮食因素之间複杂的关係。要解开的结还多得很呢!

我告诉芮伯利,我很高兴今天是用步行的方式,走过整个海德公园来到他的办公室。他笑了。等我把东西收好后,他领我快步穿过走廊,离开建筑物。出了院区门口后,我们来到普雷德街上。他朝一栋老旧医院建筑的一个窗口指去,告诉我那就是佛莱明的办公室。当年,佛莱明不小心忘了关这扇窗,让青霉菌的孢子飞进了窗口,汙染了洋菜冻做的培养皿。这些细节或许是后人穿凿附会的结果,却鼓舞人心——原来,伟大的医学发现可以突然从天而降。

走回地铁站的路上(今天的运动量显然已经足够),我心想着癌症真是一个难应付的对手。我们可以战胜传染病,因为每一种传染病都是由一种特定病原造成的,只需要辨识出敌人、直接将它刬除,或是製造对应的疫苗便是。但是关于癌症,我们得控制的因素实在太多了,其中当然也包括因为能量代谢失衡产生的各种疑难杂症。而且最大的风险、也是最难掌控的,正是老化与自然界趋向更大乱度的本质。癌症不是一种疾病,它是一种现象。

摘自 《癌症探祕》

Photo:Pink Sherbet Photography, CC Licen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