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表于:

台北市值班台簿册行动电子化系统启用



  台北市长柯文哲至消防局出席「视讯119」 App及「值班台簿册行动电子化系统」启用记者会。他指出,这两项是北市府的重要政策,跟民众切身相关,尤其视讯119App率全国之先启用,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,如果效果良好,北市府愿意免费推广至全国。

  柯文哲在致词时表示,过去119报案是用电话通报而难以正确描述,但现在可以用拍摄影像通报,不管是灾害的严重程度或是通报民众的确切位置,都可以更清楚的传达。

  柯文哲认为,科学要现代化,而且E化也是北市府施政的重点,因此他呼吁市民朋友踊跃下载「视讯119」APP,当碰到火灾时,可以传输影像直接让勤务中心了解现场的情况,让勤务调度更迅速;此外,GPS的定位也可以让勤务中心直接获得报案民众的位置,报案民众也可以看到值班台的人员,让报案民众更安心。不过,柯文哲也提醒大家,如果市民朋友想测试视讯报案系统,请在一周内做,之后就拜託不要测试,以免发生狼来了的问题。

  柯文哲也提到,过去消防局的值班台簿册实在太多,且用人工的方式速度较为缓慢,所以在电子化后,第一项优点就是减少纸张的使用;第二,在统计上也更为迅速;最重要的是,节省的人力和时间可以让消防局的人力使用更有效率。

  柯文哲也特别感谢林国成议员以及捐赠企业的协助,他强调,政府的力量有限,但是民间的力量无穷,若是什幺都让政府做,政府必须承担庞大的经费,但是有民间的协助,不论是经费或是程式的帮助,都让政策更快速的推动。最后,柯文哲肯定消防局同仁的付出,他表示,消防局给他的印象就是吃苦耐劳、按部就班,是一个不需要让长官担心的机关。

  消防局也利用记者会的机会,行销该局刚製作完成的2018年消防形象暨防灾月曆,并请柯市长跟月曆的男女主角、大小朋友们在云梯车上合照留念。

  会后媒体联访时,记者询问今年消防局推出这款月曆是否要跟新北市较劲?柯文哲说,其实北市府有很多单位会做(月曆),但今年消防局是用亲子的温馨形式来做,而不是走猛男或是美女路线。

  记者询问他任内用挪用捷运重置基金方式进行减债,被议员批评是动用捷运的救命钱?柯文哲则指出,台北市的基金有许多,不单只是北捷,教育、医疗都有,因为跟外部的银行借款的利息较高,内部的资金调度的利息较少,所以这只也是内部财务的调度,也没有所谓的救命基金的问题,如果有需要,会请财政局长解释。他强调,这并没有把钱挪用的问题,毕竟帐还是清楚的记着,不需用耸动的标题。

  记者追问,如果发生灾难北捷需要使用这笔钱怎幺办?柯文哲表示,当需要使用时,随时都可以调度。至于这样有无左手给右手的问题,柯文哲澄清,这样可以让利息降低,而不用向外面利息较高的银行借款,细节他会再请财政局长向大家解释。

  记者询问议员质疑有关三週年宣传经费200万元拆成两笔,有规避议会监督之嫌?柯文哲表示,市政宣传每年都会编列预算,而且并非每一笔钱都需要合在一起报,否则岂不是每年台北市政府1650亿元的预算都可以合在一个科目报,网页製作与拍摄影片的钱本来就不能要求合在一起,至于细节会交由发言人刘奕霆解释。

  记者追问他自己说把市政做好就是最好的宣传,为何又要搞三周年宣传?柯文哲说,市政做好的确就是最好的宣传,因此就按照每年固定编列的市政宣导预算来执行即可,而不需再增加其他经费的使用。

  记者提到昨天他主持公安会报中,有针对违法健身房的个案说重话?柯文哲表示,早上开会时有讨论到这个事情,试想当人民愿意投资几千万元在一个不合法的东西,这代表国家有问题,国家失去威信。他并不想再去追究以前的问题,但是当发生了之后,还是必须要使它合法化。他指出,北市府已经给业者合法化的方式,但却还是拖延了一年半,因此业者固然不对,但北市府的管理也有问题。记者追问是否他是否会真的去视察?柯文哲说,如果有时间的话,不要说是去视察,他是去消费。

  针对新党的王炳忠以证人身分却以被告的方式对待被约谈及蒐索,记者询问他的看法?柯文哲表示,台湾的民主是在过去许多人牺牲之下才走到今天的局面,所以在制度上应该没有问题,因此现在应该按照制度,依法行事,大家也不需要过度猜测。不过,他认为政府也应该要做到程序正义,政府需要依法行政,不要让社会大众猜测。记者追问程序正义上是否出了问题?柯文哲则回应这方面需要交由中央解释。

  随后,柯文哲出席反毒不酒驾的共同宣言签署活动。在致词时,柯文哲表示,过去10年台湾有30多万人被抓去关,其中跟毒品相关佔30%,跟酒驾相关佔20%,两者相加佔一半,从国家的角度,不管是监狱的管理或实际需要,这些都是需要处理的议题。

  柯文哲指出,以前都把吸毒者当犯人处理,但效果不好,所以改变态度,把他们当成病人,因此毒品管制执行单位移到卫生局,现在市府每个月的毒品防制会议,都是由他亲自主持,希望能更有效的解决

  至于酒驾防治的部份,柯文哲表示,去年酒驾伤亡人数是7千多人,已经有下降了,市府也有做过分析,台北市的酒驾伤亡人数算是低的,因为我们的警察抓很兇,抓久了都很有经验,但他也强调,如果没有从源头处理是无法解决的,所以酒驾问题的主责单位交给社会局,把反酒驾当成社会运动。

  柯文哲认为,如果酒驾跟毒品问题可从源头解决,台湾社会可以更安全。他也提到第一次吸毒的年龄已经降到15岁以下,因此未来的宣导重点会移到国中,因为从数据来看,若将宣传重点放在高中效果不好,所以要移到国中,现在市府已经在思考,如何让宣导活动更活泼,更有宣传效果。

  最后,柯文哲重申酒驾跟毒品问题政府要用力解决,而且根据数据来看,酒驾最多的时候,发生在忘年会到春酒之间,所以在这个期间办酒驾宣传,可以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。